地址:长春市朝阳区前进大街1号

>
>
>
人民币贬值:美国财政部保留看法 特朗普称将摧毁美国

人民币贬值:美国财政部保留看法 特朗普称将摧毁美国

【摘要】:
美国财政部部长雅各布·卢  原标题:人民币贬值:美国财政部保留看法特朗普称将摧毁美国  中国央行连续两天推动人民币贬值的意外举措震惊金融市场,然而就在不到三个月前,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央行副行长易纲还在一个闭门会议上表示,”是不是经济下滑人民币一定要贬值?也不是说经济下滑人民币一定要贬。”如今,政策近乎180度逆转,中国央行将此举称作一次市场化改革,美国财政部对此则保留意见,但是共和党总统参选人特

美国财政部部长雅各布·卢

  原标题:人民币贬值:美国财政部保留看法 特朗普称将摧毁美国

  中国央行连续两天推动人民币贬值的意外举措震惊金融市场,然而就在不到三个月前,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央行副行长易纲还在一个闭门会议上表示,”是不是经济下滑人民币一定要贬值?也不是说经济下滑人民币一定要贬。”如今,政策近乎180度逆转,中国央行将此举称作一次市场化改革,美国财政部对此则保留意见,但是共和党总统参选人特朗普(DonaldTrump)周二称,中国让人民币贬值对美国将是“摧毁性的”。而一些专家也认为,人民币贬值将可能是人民币汇率更长期下滑的开始。

  昨天,8月11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6.2298,较前一交易日下调幅度达1.9%,创历史最大降幅。今天,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较前一交易日跌1008基点,中间价调降至2012年10月11日以来最低。

  美国奥巴马政府对中国引导人民币贬值的举措持谨慎态度,美财政部呼吁中国采取进一步政策改革,并称目前评价北京是否已准备好让市场在汇率政策中发挥更大作用还为时过早。

  北京时间12日凌晨,美国财政部发言人惠特尼-史密(WhitneySmith)就中国推动人民币贬值并使汇率更加市场化发布声明:

  “正如财长雅各布·卢一直所说,我们不断敦促中国继续金融改革、增强汇率灵活性并迅速走向一个更市场化的汇率体系”

  “虽然需要更多的改革举措,但我们已看到进步,包括美国在最近的战略与经济对话中得到中国新的承诺转向更灵活、由市场确定的汇率、限制外汇干预并提高汇率政策的透明度”

  虽然要判断中国人民银行(PBOC)中间价变化的全面影响为时太早,但中国已表明今日公布的变化是在汇率市场化方面走出的另一步”

  “我们将继续跟踪这些变化如何实施,并继续敦促中国按部就班进行改革,包括采取更多措施转向由市场为导向的汇率,以及其所述希望转向更加依赖内需的经济,这符合中国和美国的最佳利益。改革上的任何退步都将是令人困扰的发展。”

  这次中国对人民币突然大幅贬值,使得全球股市和美国原油价格受到打击,投资者担心会爆发新的货币战以及中国经济成长势头减弱。

  美国高级议员的言论则更直接。参议院财务委员会民主党参议员鲍勃.凯西(BobCasey)在声明中称,“现在是时候让(奥巴马)政府更加密切地关注中国的欺骗行为,并给该国贴上汇率操纵国的标签。”

  而美国共和党总统参选人特朗普则称,中国让人民币贬值对美国将是“摧毁性的”。特朗普长期以来一直对中国的汇率政策持批评态度,他在CNN的采访中称“他们正在摧毁我们”“他们一直让他们的货币贬值。他们正在让人民币大幅贬值,而这对我们将是摧毁性的。”

  特朗普自宣布参加2016年总统竞选以来,频频打出“中国牌”,承诺若当选将以强硬态度与中国谈判,以提振美国经济。

  “我们有如此多的可影响中国的能力,”特朗普对CNN说。“中国曾利用我们赚钱。中国用其从美国赚得的金钱和从美国吸取来的就业对自身进行了重建。”

  对于此次人民币贬值的意义和影响,分析师们看法不一。贬值逆转了之前的强势人民币政策,该政策旨在刺激国内消费和对外投资。分析师指出,截至周二,中国一直保持人民币坚挺,而其邻国早已对本币贬值。

  “中国将在某时加入货币战,这在所难免。关键是其他央行如何回应,”德意志银行驻伦敦董事总经理NickLawson称。

  不过,路透社报道称,人民币贬值不大可能分散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对国内经济的关注。美国经济看来对加息的准备已经越来越充分。

  经济学家和美联储观察人士表示,联储会冀望中国的意外之举不会是一连串货币竞争性贬值的开始,因为那可能导致美元升值的幅度远高于周二的小幅上涨,从而削弱已经很疲软的美国通胀。


  然而,联储在考虑是否最早下月升息时,关注焦点仍将放在美国就业市场不断增强的持久性。联储决策者甚至可能认为人民币贬值可以提振全球经济增长,如果那样做有助于支撑中国经济的话。中国经济放缓,已经冲击到全球的大宗商品价格和金融市场。

  “我认为这不会影响美联储的决定,除非演变成严重扰乱市场的情况,”德意志证券首席分析师及美联储前经济分析师PeterHooper称。

  “这在净进口方面对美国经济略有拖累,对消费者物价略有损害,但不足以大幅改变美国经济和劳动力市场的趋势,”他称。

  美联储官员称,美元长达一年的涨势,加上油价下跌和海外经济疲软,给国内持续低迷的物价施加了下行压力,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拖延了升息行动。

  联储副主席费舍尔周一称,全球通缩趋势是“困扰”联储的一个因素,但“美国经济主要依赖自身——虽然不是仅仅依赖自己,但也是在相当大的程度上,”他在接受彭博电视采访时表示。